古代流行说什么段子?

《真假老师》《学车》《回家》《提意见》《同喜同乐》是2018年春晚的小品节目,是不是感觉有些陌生?春晚小品真的从曾经的“不得不看”系列变成了现在的“不如不看”吗?还记得以前的经典小品,每次看都可以笑出声,现在听见今年山东春晚某小品讨论到妻子的价值时,说的那句“我这一天花不到两块钱,有什么理由不爱她”,真感觉不出幽默。所以今天,书评君选取了古代的一些趣味笑话与大家分享,在这个“段子与表情包齐飞”的时代里,重拾古人的幽默感。01一毛不拔一猴死,见冥王,求转人身。王曰:“既欲做人,须将毛尽拔去。”即唤夜叉拔之。方拔一根,猴不胜痛叫。王笑曰:“看你一毛不拔,如何做人?——《笑林》02 性刚 有父子俱性刚不肯让人者。一日,父留客饮,遣子入城市肉。子取肉回,将出城门,值一人对面而来,各不相让。遂挺立良久。父寻至见之,谓子曰:”汝姑持肉回陪客饮,待我与他对立在此!” ——《广笑府》03止母念佛翟母皈心释氏,日诵佛不辍声。永龄佯呼之,母应诺。又呼不已,母愠曰:“无有,何频呼也?”永龄曰:“吾呼母三四,母便不悦,彼佛者日为母呼千万声,其怒当何如?”母为少悟。 ——《雅谑》04 怯盗 一痴人闻盗入门,急写“各有内外”四字,贴于堂上。闻盗已登堂,又写“此路不通”四字,贴于内室。闻盗复至,乃逃入厕中。盗踪迹及之,乃掩厕门咳嗽曰:“有人在此。”——《寓林折枝》05 懒妇 一妇人极懒,日用饮食,皆丈夫操作。她只知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而已。一日,夫将远行,五日方回,恐其懒作挨饿,乃烙一大饼,套在妇人项上,为五日之需,乃放心出门而去。及夫归,已饿死三日矣。丈夫骇,进房一看,项上饼只将面前近口之处吃了一块,饼依然未动也。——《笑林广记》06 醉鬼发誓一人嗜酒,日在醉乡,已成酒病,众友力劝戒酒。嗜酒者说:“我本要戒酒,因小儿出门未归,时时盼望,聊以酒浇愁耳,子归当戒。”众友说,赌咒方信,嗜酒者语:“子若归,不戒酒,叫大酒缸把我压死,小酒杯把我噎死,跌到大酒池把我泡死,掉在酒海内淹死,罚我生为曲部之民,死作糟丘之鬼,在酒泉下永不翻身。”众友曰:“令郎到底何处去了?”答曰:“杏花村外给我沽酒去也。“——《嘻谈续录》07 合做酒甲乙谋合本做酒。甲谓乙曰:“汝出米,我出水。”乙曰:“米都是我的,如何算账?”甲曰:“我决不欺心,到酒熟时,只需还我这些水便了,其余都是你的。”——《笑府》08 偷酒 一先生好饮酒,馆董爱偷酒,偷的先生不敢用人,自谓必要用一不会吃酒者,方不偷酒,然更要一不认得酒者,乃真不吃,始不偷也。一日,友人荐一仆至,以黄酒问之,仆以陈绍对。先生曰:“连酒之别名都知,岂止会饮。”遂遣之。又荐一仆至,问酒如初,仆以花雕对。先生曰:“连酒之佳品竟知,断非不饮之人。”又遣之。后又荐一仆,以黄酒示之,不识;以烧酒示之,亦不识。先生大喜,以为不吃酒无疑矣,遂用之。一日,先生将出门,留此仆看馆,嘱之曰:“墙挂火腿,院养肥鸡,小心看守。屋内有两瓶,一瓶白砒,一瓶红砒,万万不可动;若吃了,肠胃崩裂,一定身亡。”叮呤再三而去。先生走后,仆杀鸡煮腿,将两瓶红白烧酒,次第饮完,不觉大醉。先生回来,推门一看,见仆人躺趴在地,酒气熏人,又见鸡、腿皆无,大怒,将仆人踢醒,再再究诘。仆人哭诉曰:“主人走后,小的在馆小心看守,忽来一猫,将火腿叼去;又来一犬,将鸡逐至邻家。小的情急,忿不欲生,因思主人所嘱红白二砒,颇可致命,小的先将白砒吃尽,不见动静;又将红砒用完,未能身亡。现在头晕脑闷,不死不活,躺在这里撑命呢。”——《嘻谈录》09靳阁老子丹徒靳阁老有子,不肖,而其子之子却又登第。阁老每督责之,即应曰:“翁父不如我父,翁子不如我子,我何不肖?”阁老大笑而止。——《雅谑》10 不死酒汉武帝时,有贡不死之酒者。东方朔窃饮焉。帝怒,欲杀之。朔曰:”臣所饮,不死酒也,杀臣,臣必不死;臣若死,亦不验。“帝笑而赦之。——《雅谑》11 厚面皮两人相与语曰:“天下何物最硬?”曰:“铁硬。”“见火就烊了,焉得为硬?”曰:“然则何物?”曰:“莫如髭须。”曰:“髭须安得为硬?”曰:“若干的厚面皮都被他钻了出来。”——《太平广记》12 夺车 两人下象棋,旁观者外出小恭,再至,则两人俱不见矣。遍寻之,乃在门角落里夺车。——《笑林》13 虾 和尚私买虾食,虾在热锅里乱跳,乃合掌低声,向虾曰:“阿弥陀佛,耐心,少时红熟,便不疼了。”——《笑林》14 不少分寸甲向乙借贷若干金,言定二分息,限日清偿。讵借去之后,即避而不面,乙屡往索取无着,不得已乃致函诘责。甲乃先还十余元,过数月,又还若干元,自是以为例,积一年余,始还清借本,利息一毛不拔。告乙曰:“吾本钱分文未欠,所叨光者利息耳。”乙甚衔之,乃向甲借一件宁绸袍,借后亦避而不面。过数月,始以宁绸一尺许还之,致书谓之曰:“所借尊衣,请先还一袖。”过数月,再以三尺许还之,曰:“今兹再还一襟。”亦积二年余,始以一袍之表里料作还清。告甲曰:“所借尊衣,不少分寸,所叨光者成衣匠之价耳。”——《笑林广记》15嘲人不知羞眉、眼、口、鼻四者,皆有神也。一日,口为鼻曰:“尔有何能,而位居吾上?”鼻曰:“吾能别香臭然后子方可食,故吾位居汝上。”鼻为眼曰:“子有何能,而位在吾上也?”眼曰:“吾能观美恶、望东西,其功不小,宜居汝上也。”鼻又曰:“若然,则眉有何能,亦居吾上?”眉曰:“吾也不能与诸君厮争得,吾若居眼鼻之下,不知你一个面皮安放哪里?”——《醉翁谈录》16 跌 一人偶仆地,方起复跌,乃曰:“早知还有一跌,不起来也罢了。”——《笑林》17 糊涂 一青盲人涉讼,自诉眼瞎。官曰:“你明明一双清白眼,如何诈瞎。”答曰:“老爷看小人是清白的,小人看老爷却是糊涂得紧。”——《笑林广记》18 鬼怕恶人艾子行水涂,见一庙,矮小而装饰甚严。前有一小沟,有人行至水,不可涉。顾庙中,而辄取大王像横于沟上,履之而去。复有一人至,见之,再三叹之曰:“神像直有如此亵慢!”乃自扶起,以衣拂饰,捧至座上,再拜而去。须臾,艾子闻庙中小鬼曰:“大王居此以为神,享里人祭祀,反为愚人之辱,何不施祸以谴之?”王曰:“然则祸当行于后来者。”小鬼又曰:“前者以履大王,辱莫甚焉,而不行祸;后来之人敬大王者,反祸之,何也?”王曰:“前人已不信矣,又安祸之!”艾子曰:“真是鬼怕恶人也!”——《艾子杂说》19 剥地皮一官甚贪,任满归家,见家属中多一老叟。问此是何人,叟曰:“某县土地也。”问因何到此,叟曰:“那地方上的地皮都被你剥将来,教我如何不随来。”——《传家宝》20徐行雨中有徐行雨中者,人或迟之,答曰:“前途亦雨。”——《笑笑录》整理与编辑:得得。欢迎转发至朋友圈。▼直接▼
[](http://zhuanti.bjnews.com.cn/2017yearbook/”>

此条目发表在bet36体育在线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